TTwo

这个人很懒,什么也不想写~

无聊产物


        结婚后的原平助和蜂矢丽莎相比以前没有多大变化。只是平助的家里更加热闹了,丽莎的姐姐祐子有时也会来帮忙,小智就顺道过来蹭个饭。蜂矢爸爸和原爸爸会来常去的那家小酒馆喝酒,聊一些不能在孩子面前说的话题。生活平静,充实,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丽莎还会经常想起,当年在学校的美术教室里,平助对她大吼的样子。那张平时布满笑纹和谦和的脸,在那一刻变得愤怒,狰狞,冷酷,甚至有些帅气。丽莎托着腮帮子眨眨眼睛,虽然后来也尝试过各种办法想要把他搞生气,想再看一次那种表情,可都没有成功过。真不甘心啊,丽莎默默地紧了紧牙关。


        夜色已深,星子在天空闪烁。下班的平助推开家门,换上拖鞋。

        "我回来了——"

        "为什么又这么晚?"丽莎一个人坐在饭桌前,守着一桌子凉掉的饭菜。

        "嗯,听说三岛小丸君赢了吉祥物大赛第一名,就顺道去看了看古井。"平助放下背包,洗过手端端正正地坐在饭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 "哈?去看古井?你总是这样,晚回家不能提前通知一声吗?我明天还有公开课,等你到这么晚你知道多辛苦吗?"丽莎一甩刘海,一拳砸在饭桌上,碟子碗筷被震得咣当响。

        "对不起…我以后会注意的。你以后就不要等我了……"平助抿着嘴,低下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 "哈?又是对不起,你是对不起先生吗?我也工作一天了我不想什么事都被你一句‘对不起‘了之,好歹当过老师你就不能换换新词吗你这个耸拉眼河童!"丽莎一边从嘴里吐出连机炮,一边暗中观察平助的神情。她看到平助的眉毛明显地抖了一下,在心底暗暗地比了个树叉。有戏,耶。

        "……"平助双手放在膝盖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 "怎么又不说话了,你不是嫌我指手画脚很烦吗?你不是很能说吗,你委屈啦?你说啊,你怎么不反驳啊?是男人你就站起来……唔!"

        子弹还没吐完的丽莎双唇突然被一阵柔软覆住,未出口的话语全部化成了唇舌间的暧昧交替。平助一手按在桌子上,一手捏住丽莎的小下巴,亲吻时他的长睫毛扫过丽莎的眼皮一阵酥痒。

        "啊!你,我……"丽莎一把推他,顿时慌了手脚,这不是她剧本的一部分,这简直是她有史以来受过的最大的惊吓,比那个电车上的壁咚打击还要大。她那张能说会道的嘴突然就笨了起来,支支吾吾半天只有耳根红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    她委托录像的大嫂此时和和大哥还有原爸爸躲在拐角处,憋着笑齐齐地冲她竖了个大拇指。丽莎猛地一拍桌子,"别拍了烦不烦!"她不敢直视平助此时平静如水的眼睛,只能低下头扔下一句"慢慢吃"就捂着脸跑上了阁楼。

        大嫂一干人刹时爆发出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 "哈哈哈哈平助你小子真不赖啊,爸爸我没看出来你这么会哄女人哈哈哈..."

        平助耸着肩膀长舒一口气,闭着眼喃喃着"我都做了什么…"

        "平助亲很帅呢!"大嫂举着摄像机卖了个萌。

        "喂,平助,你还不上楼看看?"大哥一脸猥琐笑意地拍了拍平助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 "哦,对,嗯我这就去……"平助急忙点点头,蹿上了阁楼,看到丽莎抱膝背对他坐在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 "那个..丽莎,没事吧?"平助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 丽莎摇摇头,回过头来眼眶红红的,她吸了吸鼻子"呃…我刚刚说话又过了哈..对不起。"

        "没关系,我不在意的。"

        丽莎沉默了片刻,忽然咧开嘴一阵大笑。她揉掉眼角的泪花,"不过我还是适合当暗黑之虎,温柔什么的,学不来。"

         "不,你本身……就很温柔。"平助摸了摸鼻子,低抑眼光声音轻柔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"哈?什么啊哈哈哈。话说你饭还没吃吧?"

        "我,嗯……不吃了。"平助抿了抿嘴,羞涩地扯开了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 "什么啊……恶心死了。"丽莎嗤笑一声,脸又不知不觉地红了起来。"你有能耐一辈子不吃啊,baka——"说着扔过去了一个枕头。"不吃就睡觉。"抬手拉下了灯。

        平助伸手接过飞来的枕头,在黑暗中伸出手指按了按嘴唇,勾起一个谁也看不见的温柔弧度。

       "晚安。"一个轻吻准确无误地落在丽莎的额头上。


        从此以后,丽莎没有再使用过激将法来使平助做出那样的表情,因为她再也不需要了。


评论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