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Two

这个人很懒,什么也不想写~

并不好看的故事开头

      傍晚,太阳的光线越渐稀薄。

      地平线上残留着半个赤红的落日,将簇拥的云彩渲染的绚烂无比。

      锦户亮独坐一隅,手捧书卷。他的上身斜靠在柱子上,两腿交叠着翘于石凳。夕阳将他的背影分毫不差地描摹在了大仓忠义黑亮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  大仓躲在假山后面一动不动地盯着一动不动的锦户亮,晚霞将院子里的景致覆上一层陀红,唯有锦户亮半个身子笼罩在阴暗里,半明半昧的脸上表情看不真切。如果不是他那细长的睫羽不时上下扇动,大仓真以为他被黄昏变成了一座雕像。

      画面安静的如同被永远定格。

      大仓揉揉疲劳的眼睛,回想起三日前,仍是梦一般。


      前些日子一直在下雪。

      呵气成霜的早晨,飞雪漫空。有力却并不急促的敲门声将大仓从被窝中揪了出来。大仓披着裘衣,开门时正在打一个绵长的呵欠。

      上一秒他还大张着嘴巴昏昏欲睡,下一秒他便感觉舌头上堆积起了一座雪山。

      风雪中,锦户亮身着单衣,腰挂长刀,被风扬起的刘海下一双冻的通红的眼睛直攫大仓双目,睫毛上还挂着凝结已久般的冰屑。

       一阵长久的对视。

     “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  他开口,声音像是从另一个时空过渡而来,凛风将简短的言语搅地断续不堪。

大仓傻愣愣地咽了口唾沫,抓着门环的手僵硬的像块木头。

     “大仓忠义…”

      最后一个音节还在唇间停留时,锦户亮拇指微扣,小臂一甩斜上挑刀而出将冷气打碎于风中,寒光沿着刃身流坠,刀尖遥指大仓眉心。

      他的瞳中阴霾翻滚,大雪弥漫。

     “我叫锦户亮,

     “是来杀你全家的。”


借了一下《艳势番》的梗

有人想看后续吗。


其实并没有


评论(19)

热度(10)